側記
  城中村逐漸拆成空地,高樓大廈拔地而起。地鐵線如蛛網向四面八方爬伸蔓延,內環高架從城市心臟橫穿切割而過。
  日出,人流車流如蟻出動;日落,水泥路面冒出的熱氣有如城市巨人的鼻息。每年的春運都會拉來數量驚人的外來人口。工作機會、交通容量、居住空間,什麼都在擁擠。巨大的流動人口,也讓這個城市出現了犯罪隱患。
  女生鄧大珊在5年前,闖入了這樣一個擁擠的城市。
  或許在來廣州之前,她對這座城市的認知只有自由、開放、經濟活躍,鄉鄰們都喜歡到那裡打工。然而,一切難以預料。
  五年前,鄧大珊的弟弟在白雲石井東方醫院的走廊里,對著被蓋上白布的姐姐的屍體嚎啕大哭,哭聲響徹走廊,聲猶在耳。
  五年後,筆者從法庭的判決書上看到了凶手的名字,作案的細節以及冰冷的賠償數字。
  其餘能記住的,是案發次日,死者家人頭戴白布,前往石井派出所要求嚴懲凶手的場景。
  親戚或餘悲,他人亦已歌,傷痛和無助只有當事人才最能體會。
  五年間,廣州治安得以改善,刑案數量大幅下降,但危險遠未徹底離開。  (原標題:五年前,走廊里的哭聲,聲猶在耳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組合傢俱

ys96ysjxd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